• 注册
  • BBS 网事杂谈 关注:3 内容:42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UTGamer游戏论坛 > 网事杂谈 > 正文
    7
    3
    咸粽子

    读陀氏乃人生大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纪德。

    回想起来,在年青时候,读了伟大的文学者的作品,虽然敬服那作者,然而总不能爱的,一共有两个人。一个是但丁;另一个,就是陀思妥夫斯基。 ——鲁迅,原文为日文发表在日本《文艺》杂志

    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那种让每个写作者不安的作家,他所在的高度是人类精神的最高境界。其小说的广阔如浩瀚星辰,深邃如幽冥海底,如果说给世界所有的有名作家打分100分满分,那么陀思妥耶夫斯基恐怕是公认能超过100分的人。读《卡拉马佐夫兄弟》”The Brothers Karamazov“常常会感叹自己为何没有早一点读,有时候一提笔想写陀翁又怕自己笔力不足,谈论这样的一个伟人会让自己时刻感到惶恐不安。本篇也只能从一角窥视这位伟大的作家和这本伟大的作品,若要深入了解还需读者细细品味原书。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一、小人物

    历史上有许多伟大的作家会单独给陀翁写传记,比如茨威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也有他单独写的《三大师传》,《三大师传》分别为巴尔扎克、狄更斯和陀思妥耶夫斯基,陀氏的风格与巴狄稍有不同。早年的陀氏并非大户人家,出生于莫斯科的普通军官家庭,中学毕业后尊崇父愿进入了彼得堡军事学院,毕业后辞去军职决定从事文学。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茨威格小迷弟评价陀翁

    早年在彼得堡的生活扩大了他对俄国社会的了解,他决心用一辈子探索”人和人生“的意义。于是他翻译了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随即发表了第一篇中篇《穷人》(Poor Folk)。他的朋友格里戈罗维奇当时与他同住一间公寓,将手稿带给了诗人尼古拉·涅克拉索夫,后者又向著名的有影响力的文学评论家别林斯基展示了手稿,将其描述为俄罗斯第一部“社会小说”。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穷人》于1846年1月15日在圣彼得堡收藏年鉴中发行,并在商业上获得成功。俄国文坛震惊,别林斯基认为这是“社会小说的第一次尝试”,涅克拉索夫惊呼其为“果戈里再世”,天才就是天才,一出道即为巅峰。弗吉尼亚·伍尔夫表示说:“莎士比亚之外,再也没有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更令她感到兴奋的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伍尔夫多次表示陀翁对她意识流写作的影响

    显示灵魂的深者,每要被人看作心理学家;尤其是陀思妥夫斯基那样的作者。他写人物,几乎无须描写外貌,只要以语气,声音,就不独将他们的思想和感情,便是面目和身体也表示着。又因为显示着灵魂的深,所以一读那作品,便令人发生精神的变化。灵魂的深处并不平安,敢于正视的本来就不多,更何况写出?因此有些柔软无力的读者,便往往将他只看作“残酷的天才”。 ——鲁迅《语丝》

    我也是通过鲁迅先生对其的推崇才一步步了解这位伟大的作家。

    二、双重人格

    发表过《穷人》后,陀氏一飞冲天,当时俄国的革命力量和“自然派”找到他,并吸收为同道。陀思妥耶夫斯基自从开创“社会小说”的小人物题材后,迅速从社会问题投向人物的内心世界。马上在第二年,发表了另一篇中篇《双重人格——高略德金先生的奇遇》(The Double)。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陀翁喜欢着力于人物内心世界,正反对立性格存于一个人身上。借用荒诞的手法描写人性的老实与无耻、怯弱与野心等等,从解剖社会到分析人性。“双重人格”在这里已经显露雏形,并在陀氏未来的小说中,成为最重要的母题。弗朗兹·卡夫卡称陀思妥耶夫斯基为“血缘亲戚”,称陀翁是跟他思想上最接近的人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卡夫卡称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对他文学思想影响最大的作家

    三、与革命主义分道扬镳

    《双重人格》这部作品很快招致别林斯基为首革命民主主义批评家的反对,认为应该强化农奴专制制度的斗争,以及宣传社会主义,陀氏认为这是“强加给文学的”、“有辱身份的使命”,从此分道扬镳。海明威则认为任何作家想跟陀翁干架都坚持不了两个回合。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怼天怼地的硬汉海明威一生都在追逐着陀翁

    在批评农奴制的同时,陀思妥耶夫斯基对宪法的制定持怀疑态度,他认为这与俄罗斯的历史无关。他将其形容为纯粹的“绅士统治”,并相信“一部宪法只会奴役人民”。相反,他主张社会变革,例如取消封建制度和削弱农民与富裕阶级之间的分歧。他的理想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基督教化的俄罗斯,在那里“如果每个人都是积极的基督徒,就不会出现一个单一的社会问题……如果他们是基督徒,他们将解决一切”。海明威说,在《流动的盛宴》提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事情是不可思议的,是不值得相信,但有些很真实,他们改变你,就像你看到的他们那样,虚弱又疯狂,邪恶又圣洁,甚至是歇斯底里的豪赌”。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四、社会主义

    陀思妥耶夫斯基早年通过法国思想家傅里叶、卡贝、蒲鲁东和圣西蒙等著作发现了社会主义。通过与别林斯基的关系,他扩大了对社会主义哲学的认识。他被别林斯基的逻辑、正义感以及对穷人和处境不利者的关注所吸引。但是,由于别林斯基的无神论和对宗教的厌恶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俄罗斯东正教信仰发生冲突。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他与别林斯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陀思妥耶夫斯基最终与他的同事分手。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曾说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是他表示他会把陀翁对自己的影响置于数学家高斯之上,称陀翁为“伟大的宗教作家”,他探索了“精神存在的奥秘”。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五、幻想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很早就接受文学熏陶。从三岁起,他的保姆就开始给他阅读英雄、童话和传奇故事,他在成长和对虚构故事的热爱中特别有影响力。在他与别林斯基分道扬镳之后的几年里,陆续发表中篇《女房东》、《白夜》、《脆弱的心》都体现了他强调文学的“想象”和“幻想”,同时“小人物”、“双重人格“也是这些小说反复出现的旋律。尼采曾经说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是唯一的心理学家,我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他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财富之一。”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这表明陀氏与巴尔扎克、狄更斯有点不同,他并非专注现实主义的写实,而是更在审视人的本性、剖析人性以及挖掘人生本义上着力。赫尔曼·黑塞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并告诫要读他就像是“瞥见灾难”。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陀思妥耶夫斯基和狄更斯见面

    五、罪恶与情欲的本能

    在发表《女房东》、《白夜》、《脆弱的心》这些后,这些故事没有成功,使陀思妥耶夫斯基再次陷入财务困境,因此他加入了空想社会主义的别特科夫圈子,这个紧密联系的社区帮助他生存。圈子解散后,陀思妥耶夫斯基结识了阿波隆·梅科夫和他的兄弟瓦莱里安。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普罗哈钦先生》Mr. Prokharchin

    圈子解散后,陀思妥耶夫斯基结识了阿波隆·梅科夫和他的兄弟瓦莱里安。在1846年,他加入了由米哈伊尔·彼得拉谢夫斯基创立的彼得拉谢夫斯基圈子,他曾提议对俄罗斯进行社会改革。米哈伊尔·巴库宁曾写信给亚历山大·赫尔岑,说该组织是“最无辜和最无害的公司”,其成员是“所有革命目标和手段的系统性反对者”。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周六和周日使用了该圈子的图书馆,并偶尔参加了有关免于审查制度和废除农奴制的讨论。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卡拉马佐夫兄弟》

    彼得拉谢夫斯基圈子”Petrashevsky Circle“

    1849年,彼得拉谢夫斯基被判处死刑,后改判流放西伯利亚至死。陀思妥耶夫斯基同样也被判刑,这段时期也是陀氏一生中最苦受煎熬的时期,不知不觉篇幅也到了,或许下半篇会在很久以后继续写写卡拉马佐夫兄弟不要怪我标题党,实在是这种一写篇幅就完全压不住。懂俄文的朋友可以看看俄语版,翻译版我偏向荣和耿的,对于英文译本大佬就相当多了,感兴趣的话以后再科普。不论大家是否之前了解或喜爱与否,还是推荐大家了解这位伟大的作家,作为文学爱好者,人生在世不读一读陀翁,总觉得是个遗憾。

    之前写赛博朋克、写大表哥2、写英灵殿总觉得太过于迎合热点去讲自己了解的文化历史,沉不下心来写一些严肃的文章,后来讲了今敏和肖斯塔科维奇,又被批阳春白雪曲高和寡,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最后用一篇的篇幅写写陀翁,却又发现一篇远远不够写,如果大家想了解也不必只看我的文章,许多文学评论、论文都讲得很详细,本篇更多的只是作为引子写写。

    喜欢看的读者可以评论交流,或者点赞关注,陀翁是个值得用一生来阅读的人。

    本文由小黑盒作者:gdtop 原创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